#prosumer #主博求索无厌 #扔文小号 #邱非 #孙翔 #冷cp #地摊文学

[ 韩叶 ] - 常青 02&03

Title: 常青

CP: 韩文清×叶修

Written by qswy


  1. 默默的来发更新……觉得不发出来永远也就卡在这里写不完。

  2. 大纲暂时尘埃落定,本来只是想写写谈情说爱遗憾做结尾的,却没想到设定到最后还是成了正剧大纲,以圆满终。果然写文就是善变,说不定真的写出来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希望自己别坑了这篇。

  3. 草稿随时修改

  4. 架空但尽量迎合原作设定,无可用时代背景参照

  5. 本文与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组织无关,如有雷同,是你想多。


01 ←点击跳转



02

上林园最出名的地儿,不二话定是风水最好的常青树林。

韩叶两家百年前的先辈就有过约定,长子要在双方过23岁后在上林园同种一棵常青树。常青因四季常青得名,寓意永生,老祖宗愿以常青约定友谊长存,也以常青许一份永恒。

叶修一星期前过的23岁生日,这么多年没管过什么的老头子愣是派人将叶修从邻省带了回来,为了守住先辈的约定和叶家的信誉,种树一事听起来随意,但在叶父心里是万万是马虎不得的。

 

而现下叶修正一脚踩在铲子上,在伞下看着一声不吭尽职挖坑的韩文清慢慢挖出可容纳树苗树根的坑来。

他右手中指食指大拇指三指不停互相揉搓,抑制着自己的想抽烟的欲望。没有烟草味的安抚,叶修没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抖腿。

 

雨势小了不少,砸落在伞上的水滴与伞面碰撞出的声音却像是在催促。

叶修忍不住开口了。

“老韩,别太卖力啊,也不急。”

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却不知是用包含什么样感情的眼神——他的贝雷帽檐压在眉毛上,把那双戾气满溢的凌厉双眼藏在了小片阴影之下。

叶修也明白祖上两人合种的规矩,虽然不情愿,但也捞了两铲子土,权当是尽了份力,面上随意手上没劲,心里头是真的烦躁起来。

叶修和韩文清有七年有余没有见过对方,纵使那段青春少年的时光两人玩得最好,七年的时间终究还是会把熟悉感磨糙,留下两人今日重逢的沉默。

正当叶修漫游四处的时候,韩文清突然稳下了铲子,看着叶修,语调严肃认真:“你考虑清楚了?”

没人知道他为何这样问,没头没尾,不知谓何。

只有叶修心知肚明,他呵呵一声:“你认识我这么多年,该明白的。”

韩文清盯着叶修那双好似对任何事情都没放在心上的无畏的眸子,许久没有说话。

叶修也没什么回应,终究是没忍住,从口袋里掏了根烟,点燃。

看着叶修那淡然的脸被白雾逐渐遮挡,韩文清重拾起手中的铲子,说了句话。

“万事小心。”

 

叶修吐出那口烟,然后笑了起来。

 

 

 

 

03

韩文清前脚回了宅子里,后脚就有两条消息递上来。

一条关于嘉世报内部骚乱,恐有大的变动的消息;一条来自于叶修,邀约明日在本地顶好的龙溪茶苑品茶。

两条消息看似独立却隐含千丝万缕的联系,韩文清差不多能将起因经过结果猜的八九不离十。

于是他揣着消息进了房间,坐在书桌前摊了纸取了笔,一副即将文采飞扬的架势,却开始对着砚台发愣。

最后直到笔尖干透,也没落下一个字去。

 

韩家本是政圈中手握重权的人物,太爷爷称得上是一代枭雄,爷爷也算是颇得人心的统帅,怎奈天妒英才,去的太早,还未将后辈的一切铺好路子安排妥当便撒手人寰,曾经的副手转了正,随即迅速巩固政权,韩家在政圈中迅速淡去,转入商圈。所谓王谢堂前,寻常百姓,到韩文清父亲那辈,便是做了再不入政坛的决断。

而叶家走的是洋烟洋酒的生意,家大业大资产千万,却偏偏有一个不愿意子承父业的大儿子——十六岁离家出走的叶修是叶家的难言之隐。

 

叶修自懂事起便无意商圈,离开家后开始给报社投稿做起了撰稿人,又因笔锋毒辣用词嘲讽文笔流畅带劲在众多稿件中脱颖而出,读者便是喜欢这样的直白狠辛因而特别买账,一时“一叶之秋”的名声风头无二。

以一叶之秋为匿名,以笔为枪的叶修大杀四方笔锋横扫之地片甲不留,人言可畏,多少人在他的笔伐中被揭露出不为人知的负面,肮脏的交易,黑暗的勾当,一叶之秋都如同豪龙破军一般将其捅破。一叶之秋的笔如同战矛,每一个比划都像是矛尖的戳刺,字里行间,只见暗血涌现。

自签约嘉世报以来,“一叶之秋”连夺三届业内最佳新闻媒体人,带着当时没什么名气的嘉世报走上新闻媒体界的顶端,并成为其的金字招牌。

界内封其为,“斗神”。

 

七年以来,韩文清和叶修未曾碰过面,但这些消息韩文清都在收集和了解。

他知道叶修想要做什么,而正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太多,危险也好声誉也罢,都让他始终关注着。

而韩文清自己肩负着子承父业的责任,他抱着他的那颗责任心看着叶修抛下一切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燃烧青春,心底下是羡慕的。

 

 

 

韩文清来到龙溪茶苑的时候,叶修已经在了。

两只白盏放在桌上,一壶龙井温得正好。

 

韩文清在大红酸枝制的椅上坐下,自顾自地斟了茶。

叶修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望着茶楼之外,韩文清的到来也没让他回过头来招呼。

但他开口:“老韩,我下午就该走了。”

韩文清吹了口茶:“走去哪儿?离开?”

“嗯,我退了报社。”叶修也给自己斟了杯茶,“得自己去别的地方闹了。”

韩文清没有应声,大拇指摩挲着杯身,眉头却皱了起来。半晌才给了回应:

“没出息。”

叶修嗤笑了一声,自顾自地说起来:“才见面没几天,我就又得走了。”

“还做这个。”韩文清没有带疑问的语气,也没有明确的指代什么。

“当然。想做的事情,在哪里做不是一样。”叶修笑起来,将茶盏中的龙井一饮而尽,“老韩,以后有空,还别忘了去看看那棵常青。”

“你要真能记挂着,倒也不算没心没肺。”

叶修点了烟,轻含在嘴里任风带着烟雾从嘴角溜出来,他看着韩文清的脸,有些莫名其妙的笑开来。

旋即起身,抛下一句后会有期,自顾自地离去。

叶修的衣角从身边掠过的时候,韩文清的直觉告诉他,这一次的离去并不只是普通的离乡,这一次后会有期也绝非往常的道别。

他坐在椅上,高声唤了声“叶修”,声音低沉洪亮,拦了叶修的脚步。

叶修站在楼梯口似笑非笑地转过身来,看向韩文清的后脑勺。

只见韩文清站起身来与叶修四目相接,那一双过于凌厉的眼睛深深地看进叶修的双眸直至眼底,他说:

“叶修,我等你回来。”


TBC

评论
热度(9)

© 掐死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