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博求索无厌 #扔文小号 #邱非 #孙翔 #专注冷cp #地摊文学 #一树梨花压海棠

[ 轩乔 ] - 适合 (上)丨50粉感谢一弹XD

Title: 适合

CP: 李轩×乔一帆

Written by qswy


  • 满50粉大感谢(鞠躬    一篇轩乔一篇翔非

  • 私设有OOC有注意防雷

  • 无修改初稿

  • 普通架空设定  两对CP同世界观

  • 原谅我又一次的二字标题……

  • 先放一点,回家继续写XD


 

 

*

二十三点十八分,晚风刮过的声音可以称得上是呼啸,带着点怒气冲冲,用力地钻进乔一帆的围巾里,咬紧了他的锁骨往他身上最温暖的地方袭去。

感觉到自己的热量被一点一点的剥走,乔一帆却一点儿不想回家。

 

公知都在说,人生需要一场北漂,在繁华的城市里感受霓虹灯下的纸醉金迷,然后坐上最拥挤的一号线,回到也许是八通线上的哪间租屋里。

——也许说的正是乔一帆。

而乔一帆觉得那里太冷,小区的路灯坏了一半,连回家的路都照不亮,而他甚至不愿意称之为回家,毕竟那个空无一人的、冰冷的房子,永不可能跟自己家乡那个永远有热饭热菜和期盼他归去的人的家相提并论。

 

他到北京念了很好的大学,自然就在北京留了下来,加入了北漂的浩荡人潮,为自己的梦想寻找方向,为自己的未来寻找归宿,为自己所想要得到的认可用尽全身力气。

可如今工作上遇到了困难,做什么似乎都觉得不顺手,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够优秀,亦或是还不够努力,他疑惑着,拼命着,却始终没有的到成效,也没有收获答案。

而渴望证明自己的他正郁郁寡欢的时候,大学交往到现在的女友“挑准了时间”提出了分手。

乔一帆问了理由,对方没有回答,于是他就没有追问。

他想,理由不过就是:不喜欢你了、喜欢上了别人、觉得在一起没有未来之类的你非论,或是你很好、你值得更好的、我们不适合之类的我非论,大概是在电视上都看遍了的千篇一律的理由。

人们总爱说电视剧有多狗血,但人生如戏,身临其境便是如此变幻莫测难以捉摸,结果永远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谈何狗血。

他倒是庆幸,对方选择沉默,没有选择用语言来扔给他最后那根稻草。

 

乔一帆明白这个时间点,自己已经错过了四惠东站的末班车。

于是他萧索地沿着地铁线的方向走在大街上,希望风能吹醒自己有些混沌的脑子。

他感到寒冷,所以不想回去那个房子里看着冰冷的白光灯。

但这个时候,城市灯火通明,商厦的霓虹灯照亮了天空,可万家灯火没有一盏为他而亮。

如此明亮的视野里,有什么地方能够给他温暖呢?

 

或者不要说得那么矫情,哪个地方的暖气,能温暖一下他的肉体呢?

 

 

 

他觉得他的心已经冷死了。

 

 

 

 

*

这是一个幸运的夜晚,乔一帆在街口看见了一家挂着open和welcome牌子的咖啡馆。

Fit in。外墙上喷绘着这样的店名。

营业时间写的是13:00-02:00,乔一帆对此感到疑惑,但同时也很庆幸。

起码自己能坐在这直到两点,再去寻找下一个通宵营业的地方。

 

推门而入,便感受到了空调的暖意,而出乎意料的,里头有不少的人在。

不算很大的咖啡馆里的灯光很暗,似乎光源都来自与门对角那略高的半圆形台,上头有人手抱吉他坐着高脚凳在唱歌。

那人唱得用力而认真,声音清亮,唱腔也独特,似乎是很专业的唱法。

而歌曲,是乔一帆从未听过的曲调。

坐在前排的人听得入神,身处黑暗,眼里却尽是光华。

 

——又是一个被城市忽视了才华的人吗。

被景象所迷,乔一帆有些怔愣的站在门口,直到视线与吧台后的人相撞。

 

对方对他笑了一下,做了个欢迎的口型,带一个温暖的笑容。

 

乔一帆踱步朝吧台走去。

他想去再验证一下,刚刚的那个瞬间,自己的心是否也暖和了起来。

 

 

 

 

*

“喝点什么?”吧台后的人穿着挺括的黑衬衫卡其色长裤,完全不像是服务生的衣服,身姿挺拔地站在那儿,刻意的放轻了声音问道。

乔一帆吸了吸鼻子,“嗯”了两三秒:“热摩卡。”还是选择了最常喝、最喜欢的。

对方点了点头说:“好,找个位子坐吧。”便转过身磨粉去了。

乔一帆有点愣,没见那人写过什么,也没见到什么票据,他视线在吧台附近随便乱逛了一会儿,只是看见了一块桌立小黑板,上面有几张拍立得的相纸,第一排只放了一个人,正是台后的黑衬衫。

照片里的人笑得很浅又随意,跟乔一帆刚刚留下的第一印象有一点点的不同,说是半身照,但看起来总像是拍照的时候不经意间按下的快门,吐出来的就是如此一副抓拍。

 

空白部位写着两个隽秀的字:李轩。

悬针竖很给劲,字写得有力,站得很稳。

——所谓字如其人。乔一帆默赞。

却好像忽略了自己是第一次见他。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静等着那杯暖胃的咖啡。

窗外的偶尔会开过一两辆车,更多的是一些行色匆匆的人,乔一帆感到惊讶的是,在这样一个寒冷的城市,这样一个寒冷的夜晚,有那么些人愿意聚集在一起,听一个喜欢唱歌的人唱他自己的歌。

台上的青年一曲唱毕,对台下小声鼓掌的人报以微笑,他说:“还想听什么?”

有人回应他,他侧耳认真的听,然后点头说好。

又按着和弦唱起来。

 

歌曲很老,但韵味十足,青年把歌唱得很入味,似乎是他经常唱的拿手。

乔一帆不经意地听入了神,待一个眉眼柔和的人放了一杯咖啡和两张纸巾在面前笑着说“您的咖啡”的时候,他抬眼的瞬间感受到了自己眼眶的湿润。

对方是刚刚坐在靠吧台的位置上认真听歌的人。

——原来也是这儿的服务生啊。乔一帆这样想。

他眨了眨眼睛把眼泪含了回去,笑着说了声谢谢。

咖啡的浓香扑鼻而来,乔一帆挑起了眉。他很喜欢咖啡,也有过一点皮毛的研究,光是咖啡香就让他觉得自己来对了地方。

但……有点不对劲。

摩卡上的奶油是中和摩卡细微酸味的佳品,可明显的,面前这杯只有奶泡漂浮在上。

乔一帆疑惑地尝了一口。

 

一般人都能尝得出来,这位名叫李轩的咖啡师手艺是罕见的好,咖啡入味香醇,奶泡打的恰到好处,浓缩的味道一点也没被掩盖,反而是相辅相成,相溶得完美到位。

可是……

乔一帆皱起了眉头。

——这连巧克力的味道都没有。

“这是……焦糖玛奇朵吧?”


 



TBC.














拖到这么下面了?

嗯……邱非其实有上线啦。

评论(2)
热度(40)

© 掐死五月 | Powered by LOFTER